淮左美味,在泰安也能吃到国宴同款:齐淮楼

古人云:“腰缠十万贯,骑鹤下扬州。”历史上的扬州一带是有名的销金窟,更是贯通南北的京杭大运河心脏处所在。承北启南的地理位置,也让当地饮食文化兼具多方特点,调和众口,雅俗共赏,就连国宴,也难以抵挡它的魅力。温泉路与东岳大街交汇处,志高银座北行270米,路西。顾名思义,是将鲁菜和淮扬菜融合在一起。询问过身边许多朋友,对于这家店褒贬不一,更多的是反应口味清淡,看来对于喜欢油盐重口的泰安人来说,此类小清新菜系并不能赢得他们的芳心。装修风格具有江南特色,木质结构为主,复古酒肆灯笼,多数顾客都是冲着淮扬菜的名头专程到店品尝。此次未能尝到淮扬名菜松鼠桂鱼,笔者不甘心的又点了一份松鼠海鲈鱼解馋。上桌后能看出厨师的花刀工艺比较硬,但形状略有损失,猜测这条鱼应该是整体下锅。如果能将鱼尾和鱼身分开炸,造型会更好。淮扬菜本身口味平和,油盐适度,大众易于接受,这也是选作国宴菜系的重要原因之一。这份松鼠海鲈鱼看似色艳调浓,实则甜咸适中,妇孺皆宜。酸甜口味,酱汁看得出稍显厚重,整条鱼都事先去骨,此次再经油炸,便更加酥脆。下筷的时候要顺着花刀处理过的部位,就像在花枝上摘花瓣一样。夹起一块先别急着入口,将鱼肉在盘底酱汁里滚上一圈,当鱼块全部被金黄覆盖,此时再放入口中,才更能感受到这道菜的魅力。淮扬菜的特点之一是菜精味鲜,既要讲究制作精细,又要保留食材本味。因此,这道菜酱汁虽然厚重,但鱼的鲜美却完整的保留了下来。吃的时候首先感受到的是适度的酸甜味道交替袭来,咀嚼后,鲈鱼的肥嫩又接踵而至,丝毫没有破坏原属于鱼的味道。热油快炸后的鱼肉,以致表皮酥脆,但内部肉质依然软嫩。这道菜的鱼和酱汁缺一不可,单吃鱼肉平淡无奇,单尝酱汁也无太大特点,二者融合在一起,口感却立刻丰富起来,酸、甜、酥、嫩四种口味一起尝到,虽不算艳惊四座,但绝对算得上是久吃不厌。苏州松鹤楼的松鼠鱼全国闻名,据朋友介绍那里的松鼠鱼目前价格为198元左右,咱们泰安这家店虽然不敢与松鹤楼相提并论,但只花四分之一的价格就能尝到类似口味,值得一试!煮干丝作为淮扬名菜,看起来简单,可处处都在考验厨师的能力。以豆腐干丝为主要食材,又汇集了虾仁、木耳、火腿等配菜,看起来十分随意,但如果这道菜普普通通那就不能叫淮扬菜了。虾仁和火腿是荤类,再用鸡汤煮制,本应油腻不堪,可这道菜的汤汁表面看不到半点油花,而干丝也除去了豆制品特有的豆腥味,取而代之的是各类食材的混合味道。汤中无油就是因为有容易吸油的干丝存在。豆腐干统一切成火柴杆粗细的长条,不仅是因为美观,更是因为便于入味。脍不厌细,用在此处再合适不过。整道菜以平淡为主,油盐适度,看起来简单的一道菜,可从处理食材到烹饪都耗时耗力。猛然一看跟煮干丝很是相似,都是黄色汤汁,只不过食材换成了冬笋配猪肉。笋配猪肉是一道寻常菜品,可人们对他的喜爱程度却一直居高不下,甚至曾有人化用东坡先生诗句创作了一首打油诗:“无肉令人瘦,无竹令人俗,不俗又不瘦,竹笋焖猪肉。”现在的冬笋一般都特指毛竹的笋芽,相比春笋来说笋质更加幼嫩,当然价格也更高。整道菜品看起来像汤也像菜。份量很大,四五人同吃无压力,无论是猪肉还是笋都是大块头,此时的筷子已经派不上用场,一勺下去满满当当,连汤带肉送入口中十分过瘾。猪肉采用带皮五花,较为肥美,而冬笋嫩滑爽口,正好可以中和猪肉的油腻感。有的人一看见满盆猪肉就望而生畏,其实大可不必担心。取名为“江南第一鲜”自然不能浪费这个名字。喜欢吃排骨的人,一定对无锡排骨的大名不陌生。店内这份菜品只提供单人份,人多时稍显不便。色泽红亮的无锡排骨,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一道油腻的菜品。实际上,所看到的只是酱汁的颜色。外表虽然与糖醋排骨相似,但味道却差别不小。无锡排骨口味以甜咸为主,一般没有醋的参与,这就使得整体颜色明亮,更能突出排骨本味。正经子排,有不少脆骨,吃起来比肋排有嚼劲。一口先尝到酱汁中的甜味,再是紧实的肉质,咀嚼几下脆骨便显露出来。虽然甜味占主导,但吃多并不会感到甜腻。吃过之后,猜测这里的无锡排骨没有长时间入锅压制,可也是软嫩好咬,并保留了排骨自身的劲道。牙口不好的朋友不用担心。南方称狮子头,北方称为四喜丸子,追根溯源都是肉丸,只是南方做法更加精细。狮子头虽然制作过程简单,但做的出彩的并不多见。这家店的狮子头采用常见的“清炖”法,较好的保留了整体形态。只是汤汁看起来清澈透亮,但尝一口却像白水般寡淡。许多急性子厨师在制作狮子头时,快刀乱剁,致使肉和荸荠都完全丧失形状,吃起来也如食肉糜,让人提不起兴致。而这里的狮子头最值得一提的是,无论肉丁还是荸荠丁,都很接近标准的“石榴籽”形状,至少证明不是乱剁一气的结果。1. 对于淮扬菜系的还原较好,平和为主,也能适合本地人口味;
2. 松鼠桂鱼已下架,取而代之的松鼠海鲈鱼,但味道也很不错;
3. 店内菜品可放心盲点,几乎不会踩雷;
4. 菜品精细度较高,许多细节上的处理让人满意。